你却太轻狂又太落寞

如果我一直没有出现我可能真的死了…对不起

你猜这是什么

我现在的圈名实际跟我真名是同个姓。不是刻意取的,我这个人起名向来都是语文课取的,怎么取呢,翻书,先翻古诗,然后再找两个好听的字,比如以前先选好“万山”,再一个一个套那些我知道的姓,哪个顺耳用哪个。现在叫独倾,很多人都觉得这个好听,文雅,显得我这个人很有文化。高中的朋友们可能比较清楚我为什么叫这个,《琵琶行》嘛,我其实不会背这一句,我上课不务正业,老师在上面讲课讲的眉飞色舞,我在下面想,诶这个不错,我拿来取个名字。接着又开始套姓,李独倾,王独倾,张独倾,怎么想都是不合适的,太多人姓李姓王姓张了,顺便来个龙套,大一些的就是老王老李老张,小一些的就是小王小李小张,还有些走心的,就是王二张三李四。挺没...

[豆鬼]花样年华

-虽然是ooc爽文,但是我好喜欢它.

  在多年的阔别后我仍在码头上的人群中马上发现了他,依旧是消瘦像页纸,提着的那只箱子看起来都比他人要沉,在挤挤攘攘的人堆中仿佛要被撕碎,可脸上的烦躁与厌恶都被那冷清给盖过去了,使他成了这群嘈杂中雪白雪白的仙鹤。谢锐韬见我看的出神,伸手拉拉我的衣服问到:豆芽哥,看什么呢,有美女啊。说着伸着头挡在我目前张望,我说:没事,看到认识的人罢了。我想,何止是认识那么简单,我在身体里的感觉我依旧记忆犹新。当我推开谢锐韬时想再次寻找他的身影,可他在瞬间融化在尘世间找不到甚至袖口上的一根线头,我在上船的路上质疑起自己来:我是见着人,还是因为这些年长久的思念见到他身体只千千...

激情转发

ANRIO临川:

在古老的中欧世纪,有一种宗教的教徒使用ayahuasca(一种含有致幻剂DMT的植物提取液)来达到所需的致幻效果,以便与死者或是神灵沟通,人们通常称它为,死藤茶。



刊名死藤茶ayahuasca

原作:文豪ストレイドッグス/文豪野犬/Bungo Stray Dogs

CP太芥单双性转(文野太宰治x文野芥川龙之介)

性质:图文合志

规格:B5


STAFF表


主催:临川( @ANRIO临川 )

副催:墨觚 ( @庄 严 无 量💎...

[太芥]天鹅之死(半成品)

*性转,半成品,没有写到的故事大概是
治给龙之介看手上自残好了的,白色的,密集的疤,治说,这是天鹅的翅膀.
*看不懂就不要看了.我很酷.

  她有些不满的弯下腰来捡起路边的棱角分明石头丢向在树荫下歇息的狗,吓得它们缩起尾巴来逃跑,她依旧忧伤又烦恼得撅着嘴嘟囔起来:龙之介,你发现没有,学校旁边的猫一旦少起来,狗就多起来了。她说话时会有不自觉的舔舐嘴唇的坏习惯,刚刚才补的玫瑰豆沙色唇膏已经被舔掉大半,我总担忧她会不会铅中毒。可眼下要解决的,似乎是我们两人不约而同的对犬类的厌恶。我也学她的样子找石头咂向路上挡道的野狗,它们是最近猖狂起来的,脏兮兮的土黄色或黑色的身躯占据猫咪的午睡地点。可以前这一路上都...

豆法鬼/深情不渡我

        肖佳跟胡雪松吵架,他在不大的地下室里面皱眉,双手背在身后踱步在屋里不知绕上几圈,胡雪松懒得理他,松了浑身筋骨坐在硬邦邦的米色沙发上搓手机,手也闲不下来,从他们两个刚刚同居时在外面买来的二手沙发伤口中揪出棉花来。肖佳见状斥到:胡雪松,你别揪棉花,等下坏了你以为还有钱买个新的嘛?他上前来扯胡雪松的手,带着金丝眼镜的青年瞪着他:要你管啊!这个沙发棉花他妈的是硬的你知不知道,揪坏了就坏了咯,大不了我回重庆去了。肖佳没说话,蹲在我面前来抓起胡雪松的手,讨好似的将他的的手包在自己手里,又用脸颊来蹭着:好嘛,别生...

© 碳烤人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