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即是地狱

砍人艺术家

  我的语句总是被人们形容成低///俗的,下///流的或者是简陋的,我根本不在乎这些嘁嘁喳喳的评价,就像我以前写生的时候总有闲人在我背后对我纸上的屎黄色的屋顶,男人头上帽子色儿的树大声议论仿佛我是个聋子:诶你看他在画什么啊!你说我生气吧,这里又不是我的地盘儿我也不能打通电话喊小弟来砍人,我能怎么办,忍着咯,你只要是不拿你那刚刚抠了鼻屎没洗干净的手碰我的画就行。我对我的文章跟高高在上的评价者也是这个态度:你瞎逼逼完全o鸡///巴k,别抢我笔改我东西就行,你要是敢改我就敢喊人来砍断你手,让你自己看着自己血管哗啦哗啦的喷血,雪白雪白的骨头的横截面,我就在旁边看你张开那张茅坑嘴哇哇大叫,想想就来劲。
  你说让我改我的说话写作方法,我就是改不了。我从小到大泡硫酸长大,我奶娘奶/////头里挤出来的是烈酒,我学会的第一句话就是管我妈要烟,我妈可满意了,还给我嗑////药。后来我养了一条狗,我不知道什么品种,我就记得他是黑的,我喊他叫午夜,我晚上总牵着几乎跟我差不多高的午夜出门散步,欺负小区里其他小朋友。他们一见到午夜就吓的尿裤子,只敢哭着喊着叫着把玩具,糖果全部交到我的手上只求我不杀他们。我至今都记得那个场面,他们像是厕所角落里白胖的驱倒在满是泥泞的地上扭动,我就让午夜去咬他们。你说我在这种环境长大你让我写些什么?粉红色的棉花糖小说,亲情友情在我这里都是放屁,你们对着太阳长大,我在我爹妈死了以后给赶出去才第一次看到太阳还瞎了一只眼睛,我跟未来流浪汉妓//女小偷强盗杀//人//犯恋//童//癖一起,对我而言你们说的那些低//俗色///情也好在我的独眼里面就是正常的生活。你们希望我写什么东西?再说一次?

评论
热度(35)

© 碳烤人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