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即是地狱

庸众(1)

  庸众的标签似乎就是没有属于自己的标签,他的长相难以去形容,若是要说上几句话的话大约就是将他丢进人群中就再也找不到了,无论是他的眼睛还是两片嘴唇都不值得寻找词语去描绘。因为实在是太过无趣,甚至因为这种难得的无趣都成了有趣,于是他有时会得到如此的评价:庸众在某某角度看起来有几分同某某君(多半是他们身边的人)有着微妙的相似之处。再追问起详细到底是哪里?同哪里像了,那人就答不上了,红了面颊,略微带着尴尬的用模糊的话搪塞:这个嘛,说是哪里的话,就是,眼睛或者鼻子,那一块吧?这时又有好事多舌者站出来说:我看庸众,这是像尽了世间百态。
  那人顿时在人群中的标签从“多嘴多舌者”成了“聪明人”,这句话让那些想着给庸众贴点标签的人恍然大悟过来:原来如此,庸众这是长了张世间百态的脸!感叹玩又如鸟兽散,回到自己的圈子里说说笑笑起来。
  庸众虽看似没有任何乐趣可言,但也并非学生时代里的孤僻者,他也有哥们儿,胖子跟落水仔。
  胖子是庸众从小到大的邻居,虽没同穿过裤衩子,但也因用棉被捂热尿湿的裤子挨过同一顿打。似乎在庸众的记忆里头,胖子从幼儿园起就是只行走的鼓。他小学时曾经做过噩梦,梦见胖子穿着小号红衣服,那边都缩到胸口,露出圆滚滚的黄皮肚子,倒在地上使劲哭要爬起来,庸众怕他被衣服勒死,刚想过去救自己的老铁一命,突然冒出一凶神恶煞中年大汉怒瞪庸众,庸众吓的摔倒在地,大汉从斜挎包里掏出两只鼓锤来,咚咚咚的敲起胖子的肚子来。那天庸众早上起来尿了裤子,他也便是那天开始担心起来自己的好兄弟,会不会肚子里真的藏着一只鼓——直到了五年级他才明白,胖子肚子里装的都是屎跟脂肪。胖子这辈子为人跟他日常着装如出一辙,夏天简单的单色短袖,永远有油的茶色短裤,冬天似乎是他心目中死人的季节,天天穿一身黑,后来庸众问他为什么不换,他说:黑的脏了也没人知道,冷了也不出汗,这样我不就能少洗几次了吗!

评论
热度(32)

© 碳烤人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