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即是地狱

花样年华

  大抵是我同晶子分开前的几年,我首次漂洋过海来到香港,那时还未决定要把我调职来工作不过是说让我过去看看那边的分部,我几个月内匆匆忙忙学完中文就被塞上轮船,与大包小包的行李在颠簸中运到香港,在忙碌过后还没来得及在横滨歇上半个月,上司又说香港那边觉得我表现出众决定让我这段时间先长期留在香港。我半是不满半是无可奈何的带着晶子又坐上轮船,这趟路途比上次还更加忐忑,晶子她晕船,放下行李后闻见腥味的风便开始皱眉头,过会又同我说:中也,我貌似晕船。她坐在床边手不住的颤抖,我望见她脸色煞白,急急忙忙哀人寻来药让她服下。可她还是呕个不停,我越发的担心起来。她见我的样子,也抬起头来将自己的乱发撩到耳后,跟我说:我没事。我见到她只带着一只珍珠耳环,我怕她丢了,更怕她丢了魂。我轻抚她的背,让她去歇息。
  就在这样摇摇晃晃的旅途中我们抵达香港的口岸,警察拿着护照反反复复盘问我们好多次,我搀扶着晶子有些烦躁,我见晶子还是不舒服,开口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问他们能否快点,我的妻子不舒服。有位寸头的警官甸着个大肚子坐在那儿扬起头示意那些人放我过去,我朝他致谢。
  我赶到我早就商量好的出租屋那边,先安置好晶子,开始与松田先生攀谈。他的妻子是位中国人,姓周。两人在上海的咖啡厅相识结婚后移居香港,松田先生笑着说周女士有个不好的习惯就是爱打麻将打到深夜,若是吵到我们两人休息还望别见怪。除此之外松田先生家有位老女仆,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寡妇,我不知道她本名,就跟着大家喊她阿满。松田先生笑起来:阿满包的饺子个个像是白面做的金元宝,中也先生有机会一定要尝尝。
  跟松田先生寒暄完我出门招呼在外头忙里忙外的搬家工人,指挥起他们摆放家具。这时住在隔邻的曾太太出来了,大声的说起话来:哎呀中原先生,巧了巧了,今天尾崎先生跟她太太也要搬进来。我看你们老乡间还有点话可聊,挺不错的。她笑起来的时候浑圆的脸上肥肉揉做团,看起来颇为慈祥。她颇为的富态的身体倚在门槛边上抽烟,她两指跟牙齿被烟熏的发黄,上方有几颗镶的是闪闪发亮的金牙。我问她:您见到松田太太了吗?她说:早就出去打牌了——哦!你别喊她松田太太哦,要喊就喊她周太太。她发挥起家庭主妇专有的多嘴多舌的天赋来念叨个没完,指责起周太太的那些所作所为来,我半是听半是看着搬家工人干活,曾太太这下又扯到尾崎先生家里了。她将烟头在灰黄色的墙上摁灭,我见到墙上满是烟头的烧痕,又随手扔到地上,短胖的腿踩着浅粉色的高跟鞋,仿佛那烟头同她有何深仇大恨般的用鞋底拼命的碾压起来。她扯着嗓子喊她家的女仆过来给她拿烟,那个女仆脑袋后面梳着粗粗的黑蛇般的马尾辫,呼哧呼哧跑来的时候在她身后摇摆,她外表年幼,身材也瘦小,应该是没做过几年。曾太太接过烟训斥她:动作慢死了!顿了顿又骂起来:蠢猪!又不记得拿火机!女仆毕恭毕敬的道歉,又准备跑回去,我急忙拉住她:诶,曾太太,别叫她去了,我这里有。曾太太那副凶神恶煞的脸马上变回原来发酵的面团:那真的是谢谢中原先生了。
  我到处翻找着躲藏在我大衣口袋里的火机,在迫窘之时我听见女人招呼工人上楼的声音,曾太太打拍子的脚尖停下来,声音里满是喜悦:尾崎太太来了,阿温你快去给太太拎包——真的是脑子不灵光!蠢猪!动作快点!刚刚那个被责骂的叫阿温的女仆连声说道对不起,几乎快哭了。又呼哧呼哧的跑过去:尾崎太太,我来帮您拎包。我也探头张望起来想知道那位尾崎夫人的模样,曾太太依旧站在原地不动,倒是未点燃的香烟依旧夹在手中,我想起来我刚刚说的话,又慌慌张张的找起东西来。突然间,有只戴金戒指的手攥住打火机伸到曾太太同我中间,我抬头,刚好视线与她撞上,她也毫不回避的微笑:不用找了,我有。
  曾太太笑的更开心了:尾崎太太还是没戒烟啊,不是说您先生不喜欢你抽烟吗?尾崎太太合上小手袋:他不中意,我中意,就偷偷摸摸背着他抽咯。曾太太递给她一支烟:还是你老公对你好哦,要是我家那个是要跟我闹的。
  尾崎太太嫣然一笑,两段白玉似的指夹住香烟,转头看向我,问:这位是?
  曾太太一惊:看我这个记性!她突然拉住我的手把我拽到尾崎太太跟前来:尾崎太太,这位是……
  她话说刚刚说了个头,就被搬家工人在尾崎太太身后高喊打断:太太麻烦让一下,让一下!等下弄伤您我们可赔不起。她便往前走上几小步,清脆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不知为何在嘈杂的楼道里格外的清晰,我在那瞬间才仔细端详起她来。她站在原地抽着烟时我只觉得她是位美人,可她走路时随着步伐律动旗袍使她整个人显得灵动起来,让我想起来晶子前些年在夏日祭捞上来的那几只大红的金鱼,没飘动的地方是她的肉,摇摆的地方是多余的布料。正当我发愣时她已经离我极近了,我们对视,又不约而同的低下头。这时搬家工人将一只不属于我的衣柜搬到我家里,她才急匆匆的离开用温柔的怒气让搬家工人把那只衣柜送回她屋子里,她向我道歉,指挥搬家工人去了。我同曾太太站在那儿,她说她要回去煮饭了,我说,那我差不多要去看看晶子了。便告别,回自家屋子。那一天结束之时,我躺在床上读武侠小说,晶子早就睡了,我也有些乏,加上晶子不知道将我的眼睛丢到那儿了,更是读不下去,可总想到白天的事情怎么也睡不着,细细琢磨起来发觉,尾崎太太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呢。

未完。有没有后文看热度。

评论(9)
热度(41)

© 碳烤人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