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却太轻狂又太落寞

陀芥

他在冬季俄罗斯的街头跟我讲起了忧伤的母语:龙之介君,你就不想回去吗。

评论
热度(21)

© 碳烤人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