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却太轻狂又太落寞

搬运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要当一个戏精。每天盗一些自残的照片,编一些悲情的故事,结识一堆没什么脑子的亲友.用抑郁症的虚假神仙教母礼服包装自己的人生,最好是由悲惨的童年,惨无人道的父母家人,婊里婊气的同学宿友,不明事理的老师学校,外加可以对刷到无数次99+的情史,在社交平台发表非主流狗屁不通言论。成为圈内一姐,众星捧月的忧郁文青交际花,用花里胡哨的语言及恶心的情,色爬上“老师”“太太”的地位,看似深不可测,实际上内心一片荒芜。

评论(8)
热度(53)

© 碳烤人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