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却太轻狂又太落寞

[太芥]蝴蝶标本

-归档
  他常将我比喻为昆虫,多半是蝴蝶。这种称不上赞美的算不上辱骂的话语从他口中流出来有种狡黠的感觉,配上他嘴角挂着的切碎的阳光似得笑容令我感觉不适。他站在那面挂满蝴蝶标本的墙壁前,回过头来看着我,他眸子的颜色像是枯萎的草叶,流光溢彩的模样如同有星星在里面栖息,这景象前生着褐色的长长的藤蔓。他说:龙之介,你是蝴蝶。他的话语被毒药浸润,引诱我为他奉献一切:你是蝴蝶。我不知该如何回答,便选择沉默,跟他一同望着那面挂满尸体的墙,每一只都是他亲手杀死的,每一只都是他亲手挂上去展示的。制作标本的死亡的美学我始终无法理解,我唯一明白的就是他身上有必死的决心,跟他相处久了,爱他久了,我也慢慢的靠近死亡了。当他说出来那句我是蝴蝶的时候一切都明了了,我有一天也会死在他的手上,我会躺在手术台上,他锋利的缝衣针穿过我的身体,而我剩下的干枯的骸骨中却长出来翅膀,我会在盒中栩栩如生。可是抱着这种必死的想法后我感到悲哀的欢愉。
  我的睡眠极其短暂,我几乎没有梦境。那晚我躺在床上难得做梦了,我梦见我是蝴蝶。我像他所说的是只蝴蝶,我是世界上最后一只蝴蝶。我无休止的在空中飞行,我飞过山川山河寻找世界上第二只蝴蝶,我的喉咙干涩腹中空空如也但是我不能停止这种无意义的寻找。在寻找到同伴之前我不能停下来,即使我死亡我的灵魂也不能安息的在人间彷徨。在这个痛苦的梦境的最后,我遇到他,他在梦境中的形态模糊,唯有他屋子墙壁上的蝴蝶标本色彩斑斓。醒来的时候我勃起了,并非因为欲望。或许只是因为求死成功的愉悦,或许只是因为我真真正正的死在他的手中。
  这么看来。我跟他是愈来愈相似了,可我们之前又隔着深深的沟壑。我知道理解他只是个奢望,我唯一能期待的,就是被他亲手杀死,被他亲手挂在墙壁上展示。那是我会闭上眼睛看到最后看到他的眸子,会有多好看呢?我想象不出来。
  他的话语残留在我耳边:龙之介,你是蝴蝶啊,你是蝴蝶啊,你是我的蝴蝶啊。

评论
热度(20)

© 碳烤人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