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却太轻狂又太落寞

[太芥]极致暴力

-归档抱歉刷屏
  在学生们的眼里,太宰老师便是温柔的象征,我记得我在学生时代的时候校园内流传最广的便是太宰老师的照片,都是些摄影部的学生借着采访或是社团活动的名义为她拍的照片。我手上唯一一张从他们那里得到的照片中,她浅笑着将被微风吹乱的棕色长卷发撩至耳后,不止是因照片年代久远或是真的因为服饰老旧,她的白衬衫微微泛黄,背后是学校的主教学楼,蔚蓝色的晴空预示着时间。说来有些可笑,这张相片是摄影部卖的差的此等货,原因是因为我凑巧在太宰老师身后路过,即使是偶尔进入镜头也能看出来我平时糟糕透顶的性格,摆着张万年不变的凶恶表情,至肩的黑发乱糟糟的。在按下快门后,太宰老师叫住我:芥川君,过来一下。在光线下,她较好的面容美妙的要命,因常年抽烟而沙哑的嗓音充满着奇妙的魅惑力,她叫我的名字的时候尾音轻微的上扬:芥川君哦。
  她私底下唤我龙之介,她总会像抚摸小动物般的抚摸我的头发,轻轻的用指间绕起我斑白的发尾圈成一圈缠在她的指腹,就跟缠在她身上的绷带似的。她朱唇微启:龙之介什么才能长大呢?她的语气还是那么的温柔,就像是羽毛似的落在心上。这就是众人说的,太宰老师的温柔啊。我想。
  实际上只有我清楚明了她的残忍之处,她的一举一动都是这样的柔软啊,甚至让你觉得像是摇摆的柳絮。可是与她相处久了,你便会发现这种温柔的举动不过是她冷漠的另一种表现,她对所有人都是同样的温柔,她可能会唤我龙之介,会抚摸我的头发并夸赞其蓬松柔软,其实她对其余人都是这样的。我明白。她会用这种动作来忽视有意为之的爱意与示好,她也是有意为之的掩饰,这是某种有意为之的极致暴力。
  我看过她丢掉无数的红玫瑰,那是日日堆放在她办公桌的玫瑰,殷红的像是血液,娇艳欲滴,上头甚至还流淌着晶莹的露珠。她每日都能见到,她甚至连那种贺卡看都不看,也从不插进旁边空空如也的花瓶里只是笑眯眯的扔掉它们。我总能看到躺在铁皮垃圾桶里的玫瑰花,它们甚至都没有枯萎,娇嫩的面容依旧,与废纸屑苹果核躺在一起。她撕起情书来也是豪不马虎,回绝起告白来言语温情却有着藏不住的冷漠与残忍。她撕毁粉红色的信件,将废纸放进我的手心:龙之介,帮我扔掉,好吗?
  她是毒药,即使在异国留学我也依旧留恋这位粹毒的美人,我偶尔会在街头有无意识的寻找一缕棕色的发丝,我总期待着,期待着她敲我的房门,唤起我的名字:龙之介,龙之介。再微笑的扔掉玫瑰,撕毁情书。

评论
热度(15)

© 碳烤人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