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却太轻狂又太落寞

大龄女子夜生活

写完应该会被暴揍的山慈山,生日快乐!! @慈叶

  我做梦的时候都能见到她,在拜访楼下舞室时见到的那位天鹅般的少女。被白色丝绸簇拥包围,翩翩起舞的少女,她单脚点地,手高高的举过头顶,她笑起来,望向我来。慢慢的,慢慢的,她的手臂长出洁白的羽毛——就这样,在下一个拍子到来前,她变成天鹅飞离人间。
  我醒过来,发现自己趴在餐桌上睡着了,吃掉一半的外卖没扔,家里匿藏的小蟑螂趴在上面跟我分享晚餐,如今又一哄而散,留下我独自一人在原地反胃。我的手臂因为睡了太久不能动,我迷迷糊糊的打哈欠,摸摸脸上深深浅浅的印子,又在座位上死盯家里那个不知道坏了多久的表发呆。几分钟后我站起来,身体像是羽毛般轻飘飘的,摇摇晃晃间扶住桌子的边缘才避免自己摔倒。我收拾好餐桌上的一片狼藉,我在出门扔垃圾的时候突然间哭起来:因为我看到隔壁邻居杀的鹅,鹅毛全扔到楼道里的垃圾桶里。我哭着把外卖盒丢掉,手忙脚乱的擦着鼻涕眼泪打电话给物业想举报我没道德心的邻居,结果我在这边抽抽噎噎半天,人家却不接电话,这时我的邻居碰的一声把门开了,操着一口上海话破口大骂:林小姐,你大半夜的莫在着楼道里头哭哭啼啼啦,吵死个人!又碰的一声的把门关上了。
  我蹲在地上对着脏兮兮的散发着酸臭味的垃圾桶无声的哭起来,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垃圾桶能理解我的感受了,寂寞无助的站立在楼梯间,用大大的嘴巴无私的包容着污秽,指不定还爱上了隔壁那个每天都来丢垃圾的高二女高中生——不对,这么一说,我连垃圾桶也不如!
  不行!我不能这样!我要拼搏!于是脑海里响起逐梦演艺圈rap部分的我挣扎着爬起来,掏出手机来做我生命中最后一个的决定,我打电话给楼下舞室的老板,过了一分钟他才醒来(顺便一提,他的手机铃声特别难听。)他骂我:林独倾你是不是有病,你大半夜的要干嘛?
  我哇哇大哭:你知不知道你们那个长得很好看的女孩子叫什么名字啊,她什么时候上课啊——就是,我上次说的那个。
  他说:你是变态吗。
  我说:我是。
  他说:x你妈。
  我说:我妈年纪大了,受不起。
  他说:你牛逼,你牛逼。
  我说:你要是今天不告诉我明天我就提着我的小菜刀把你命根子剁下来。
  在一段惊心动魄的斗争之后我知道了慈叶的相关信息,可是当我第二天兴致勃勃的跑到舞蹈室的时候,慈叶请假了。

评论
热度(32)
  1. 车阳慈叶 转载了此文字

© 碳烤人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