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却太轻狂又太落寞

你却太轻狂又太落寞.弃稿

  国木田,国木田,我以后不要写小说了。太宰小姐毫不爱惜的咬着自己昨天刚做的指甲,泪眼汪汪的死死盯着眼前的稿纸。她今天连自己喜欢的草莓圣代一口都没动,我就知道,她今天又是不高兴了。
  那您以后要去做什么呢?我问她。我从来都不会去纠结她为何又不开心了,原因太多了,或许是早晨起来看到洗手池里死掉的小蟑螂,也可能因为太久没吃发出奇怪味道的蛋糕,又或者是她看见慢慢在她眼前融化的圣代莫名的伤感起来。
  当然是跟帅哥殉情啊!她大声喊起来,我叹气,用银色的小勺子挖一勺沾满卡路里的巧克力圣代塞进她嘴里。她满嘴脏兮兮的,又构思起自己要跟帅哥殉情的人生大计,她手舞足蹈,加上那唇膏跟黏糊糊的巧克力混起来的样子,看起来可笑极了。我叹气,把她按到座位上给她擦嘴巴,她瞪着闪闪亮亮的眼睛气鼓鼓的抬头看我,我问她,你又怎么了。
  她颇为愤怒的站起来:你应该亲我的,国木田!你知道吗!你应该亲我的!所有罗曼蒂克小说里面都是这样的,我写的小说也是这样的!

评论(9)
热度(49)
  1. 空色琴鍵碳烤人头 转载了此文字
    国木田:老子写的小说里连拉手都没有我警告你不要强人所难

© 碳烤人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