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却太轻狂又太落寞

愿你好梦

  梦境张开巨大的生满尖牙的嘴毫无保留的把所有人脸上的眼泪吃掉,他坐在巨大的荒原上文绉绉的系上用春雪做成的餐巾,咀嚼今日的晚餐。他从口袋里掏出粉红色的乌鸦放飞在空中听它永不停歇的爵士,歌词大意是求他折断自己的翅膀好让自己在梦境之地做着自己播报死亡的美梦笑着被下葬。他不予理会的用密密麻麻的牙齿碾碎一切的苦痛焦虑与悲伤。梦境的子嗣永不哭泣,他们的梦中连剑都是用烤的闪闪发亮的蜂蜜饼干做成的,他们血液里面流淌的是甜美的牛奶,舌尖总能尝到糖果的味道。白日里的人们的尖叫和斥责爆发在狭小的监狱里,摇晃着铁栏杆的梦的孩子啊眼泪滑下来,在他们脚下汇聚成暗河。白日里蜘蛛的腿缠绕在颤抖的指尖上,惊恐的跑向悬崖的梦的孩子啊梦想掉下来,在他们脚下破碎成垃圾。到了夜晚梦境就会帮他们收拾这一切,他把暗河放进嘴里咀嚼,他尝到藏在其中隐形的怪物贪婪的吸食他们的灵魂跟意识。他把垃圾捡起来精心修补,他从耳朵里抓出大群刺绣蝴蝶,他看见孩子脆弱梦想里欢歌的天使们在编制百合花环。他哭了起来,他不忍心自己的孩子们醒来去承受太阳,他拿起剑来刺向太阳,太阳却用高温融化他手中的蜂蜜又转身向天空爬去。天亮了,梦的孩子们又醒来接受人间疾苦去了。

评论(2)
热度(33)

© 碳烤人头 | Powered by LOFTER